聯(lián)系我們 | 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

搜索表單

周秀華

周秀華證言

  “日軍用刺刀挑出我哥哥的腸子”   一九三七年,我家住二道埂子166號。冬月十一日早晨,日軍侵占南京。我哥哥從地洞出來(lái)后,就一直沒(méi)有回來(lái),全家人焦急萬(wàn)分,到處尋找。傍晚時(shí),我們在二道埂子金華醬油廠(chǎng)里找到了他。我們見(jiàn)到他時(shí),他的肚腸子翻在外面,還有...
梅秀英

梅秀英證言

  “我的哥哥和姐夫被日軍殺害”   1937年12月,侵華日軍侵占南京前,我家住在升州路糯米巷3號。父親梅有松,是個(gè)織緞子的工人,母親梅張氏是家庭婦女,哥哥梅家炳,30多歲,是百貨店的店員,已經(jīng)結婚,與嫂子邵氏住在下浮橋毛衣市7號,當時(shí)已有一男一女兩個(gè)小...
周兆坤

周兆坤證言

  “日軍砍中了我的頭,至今頭上還留有三寸多長(cháng)的傷疤?!?  一九三七年,我家住在西蘆柴廠(chǎng)178號,家中有父親(五十來(lái)歲)、母親、哥哥和我愛(ài)人共五口人,以編織蘆席為生。日軍進(jìn)城前一天,我家搬到三岔牌(即現在的江東鄉清江村)居住。   日軍侵占南京后的...
薛家林

薛家林證言

  “我嘴上的疤痕永遠記錄著(zhù)日本侵略軍的罪行”   我家住在棲霞山衡陽(yáng)寺。一九三七年冬月,日本兵進(jìn)了村。村上的人,走的走、躲得躲。我沒(méi)來(lái)得及走,被日軍抓住了。兩個(gè)日本兵逼我帶路去找“花姑娘”。日軍踢開(kāi)了村里陳德山家的大門(mén),他們走近灶邊,揭起鍋蓋,...
王承賢

王承賢證言

  “一天之內我的三位親人被日軍抓走,再也沒(méi)有回來(lái)”   1937年12月時(shí)我14歲,家住長(cháng)江路肚帶營(yíng)12號。   1937年日本兵進(jìn)城之前,我們從肚帶營(yíng)搬到鼓樓三條巷2號。日本兵進(jìn)城第4天,日本兵闖進(jìn)來(lái)找我們住的地方,把里面的人往外趕。我的兩個(gè)哥哥王承勛、王承釗...
朱德華

朱德華證言

  “我的胞弟朱德全被日軍亂刀刺死,尸體被投到長(cháng)江里”   1937年12月13日,我胞弟朱德全(男,當時(shí)27歲,南京下關(guān)冰凍廠(chǎng)炊事員)。聞?dòng)嵢湛茉谀暇┐笸罋⒌南⒑?,為了活命逃到南京下關(guān)現在金陵船廠(chǎng)附近的江灘上,準備渡江到江北逃難,因為人多船少,在侯船過(guò)...
朱高氏

朱高氏證言

  “我的丈夫、哥哥被日軍殺害”   日軍是一九三七年冬月十一日進(jìn)城的,到處殺人放火,無(wú)惡不作。我的丈夫、哥哥就是被日軍殺害的。   當時(shí)我們逃難躲進(jìn)大方巷難民區,我有一個(gè)五歲、一個(gè)三歲的孩子,肚子里還懷有一個(gè)。我的丈夫李殿榮給我們送被褥,被日軍抓...
朱世圣

朱世圣證言

  ”我們同行的十三人死了六個(gè),我僥幸活了下來(lái)“   我們是冬月初四跑反的,當天晚上到了個(gè)子山,在小樹(shù)林里歇了一夜。初五一早我們13個(gè)人(其中有4個(gè)女的)就回家,那時(shí)還下著(zhù)霜。走到丁墅過(guò)來(lái)一點(diǎn),在西莊那里有個(gè)掩蔽地方,是臨時(shí)用土堆起來(lái)的,沒(méi)有澆水泥。...
朱錫生

朱錫生證言

  ”日軍在我的后頸砍了一刀“   我老家在安徽壽縣。大約在民國二十年的樣子,因在老家生活不下去,我爹就帶我來(lái)到南京,他挑高籮、賣(mài)廢品,我就跟著(zhù)他收破爛,父子倆勉強糊口過(guò)日子。   民國二十六年(一九三七年),我二十二歲。日軍進(jìn)攻南京,是陰歷冬月十...
陳鳳英

陳鳳英證言

  ”剛結婚兩天的嫂子因不肯受辱跳水淹死,哥哥也被槍殺了“   我1925年9月20日生在江寧方山大隊洋橋村,12歲時(shí)我作為童養媳來(lái)到南京府西街40號。丈夫家有父母親和兄弟六人,我的丈夫排行老二,叫白惠民,是個(gè)木匠。1937年,日軍侵入南京,到處殺人放火,強奸婦...
聯(lián)系我們 | 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