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 | 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

搜索表單

久久精品99久久香蕉国产|国产午夜免费视频秋霞电影院|国产精品国产三级区别第一集|2021在线精品自拍

    1938年2月日記  


--------------- 二月上旬日記(1) --------------- 

2月1日羅森對前文中提及的致電勞滕施拉格爾博士一事表示了異議。為了不傷和氣,我們也作了退讓,畢竟當時羅森未被邀請共進晚餐。因此我們就不能說,在南京的所有德國人都參加了慶祝會。 

從四面八方傳來中國人的申訴,他們回家后,妻子、女兒便遭到了日本兵的(被禁止)。因此今天又有很多人重返安全區。我們不知道,除了接納他們之外,我們還能做什么呢? 

南京局勢報告南京,1938年1月31日驅逐難民出收容所1月28日下午,自治委員會召集國際委員會各區的所有負責人舉行了一次會議。 

日軍駐寧特務機關的松岡先生主持了此次會議,一開始他便宣讀了如下通知:1.安全問題:鑒于難民害怕返回原住處這一事實,現已決定由日本特務機關全權負責維持治安。為此采取以下3項措施:(1)設置報警電話,一旦遇到騷亂,憲兵或特務部隊隨叫隨到。 

(2)主要街道的街口由憲兵把守,禁止日軍士兵隨意在這些街道上游蕩。 

(3)日本特務機關在所有的公共建筑和公共場所張貼告示,禁止日軍士兵進入上述建筑和地區內。 

2.難民返回原住處:要求所有難民在2月4日(宣布之日起7天后)前回到原住處。 

如果不遵守此要求,便解散難民區(國際委員會),隨之日軍士兵將所有難民驅逐出安全區。 

3.商販:各區負責為商販指定經營場所并進行登記。提供100袋米。拆除小商販在安全區街道兩旁搭設的小草棚。 

關于向他本人提出的問題,他作了如下回答:1.對于那些不能支付生活費的極度貧困的難民予以登記;他們將住在日本人新設立的難民營中,并獲得免費食品配給。 

2.對于無家可歸的難民也予以登記,并向他們提供空房子,供其居住。 

3.至于治安問題,比較難以解決,因為士兵很難對付,憲兵的數量也不夠。但憲兵的數量正日益增加,治安狀況也將隨之好轉。 

4.今天還不敢肯定地說,什么時候每個崗位上都配上憲兵。 

5.新的難民營正在籌備之中,不日難民即可遷入。 

6.為鼓勵私人商業活動,米棧的數量將會增加。 

國際委員會的態度在國際委員會1月29日的一次會議上決定,通過以下方式,盡全力幫助難民渡過危機:1.向日本當局申請,首先請他們保證居住在新指定區域內的難民的安全,再者就是寬限搬遷的時間。一旦秩序恢復并得到維護,難民將自愿回家。 

2.為盡可能地減輕難民的痛苦,可否試行以下方案:(1)請求自治委員會接管設在政府大樓里的難民收容所,而不是把難民送進新的難民營。 

(2)對那些必須返回的難民提供任何可能形式的幫助,特別是那些住宅被焚的難民。 

星期天,1月30日,警察和士兵受特務機關的委托在各難民收容所發布通知,所有的難民最遲至2月4日必須離開難民收容所,否則將封存所有的財產,關閉大樓。 

日本士兵的暴行在此期間又有人向我們報告了日軍士兵一些新的暴行。由此可以證明,無論是在安全區內還是區外,距真正恢復秩序還差得甚遠。令人鼓舞的是,在1月30日的某些案件中,一些日軍士兵被憲兵當場逮住并被拘捕。但關于此類事件的懲罰,迄今為止還僅限于輕微的體罰,或者是肇事士兵在遭訓斥之后行一個軍禮。下面是一些有關日軍暴行的簡短報告。前兩件早就應該報告,可惜被忽略了。 

210)1月21日夜間,2名日軍士兵在高家酒館44號搜尋婦女,幸好這家的婦女前一天去了金大附中。這2名士兵便向人勒索香煙和錢。由于這家人很窮,他們便去了隔壁一家。在這家他們碰上了2名婦女,隨后竟當著她們丈夫的面將其(被禁止)。1月22日,這2名士兵又帶著2名同伴笑著站在這家門前。(索恩)211)1月25日下午,鼓樓醫院收治了一名中國婦女。夫婦2人住在難民區圣經師資培訓學校附近的一個草棚里。12月13日,日本兵帶走了她的丈夫,她被帶至城南某處,并拘禁在那里。她每天被(被禁止)7次~10次之多,只有夜間才讓她睡一會兒??赡芤驗樗鸦疾?,情況很糟,5天前被放回。她已身染3種性?。好范?、白濁和下疳,這幾種病非常厲害,極易傳染,她在短時間內便患上這些疾病。她在獲釋之后立即回到了安全區。(威爾遜)212)1月29日下午,一年輕婦女從一個難民收容所出來,前往莫愁路買面粉,途中被日本兵拖上一輛駛往夫子廟的卡車,車上還有約20名被抓的姑娘。據她說,她被分給了日軍軍官。一名中國傭人見她在哭泣,出于同情給她出了個主意,讓她逃脫厄運。在軍官們吃飯的時候,她把手指伸進喉嚨使自己嘔吐,于是軍官們便將其趕出房間。她便利用這個機會逃走,終于在次日凌晨2時趕回難民收容所。(貝茨)213)1月29日,3名婦女在金陵中學南邊的安樂里被日本兵(被禁止)。(貝茨)214)1月29日,8名收容在金陵中學里的難民在莫愁路遭日本士兵搶劫。 

215)1月28日晚9,點,日本兵闖入中山東路路邊的天明浴室(日本特務機關辦公室的東面,日軍駐扎區內),向3名勤雜工勒索錢財,并開槍射擊,2人受重傷,另外一人被打死。該浴室是應日本人的要求由自治委員會主持開業的,日軍曾許諾予以特別保護。(斯邁思)216)1月30日下午,一名日本兵闖入锏銀巷1號和3號院里(美國人住宅區,分別是弗蘭克·普賴斯和漢德爾·李的住宅)搜尋婦女。因為沒有找到,他便穿過馬路,從圣經師資培訓學校拖出了一名婦女。這時有一隊憲兵經過此處,當即將他逮捕,并將該士兵和婦女帶走。(米爾斯)217)1月30日下午4時20分,我從住處乘車去平倉巷教堂,正欲拐進漢口路時,我被50多位中國老百姓攔住,他們告訴我說,一日本兵把一名中國婦女拖進了離司法部不遠的薛家巷4號。我立即被這群人領到那里,我發現這所房子已被搶劫一空,地上到處是各種各樣的碎片。第一間房里沒人,第二間房里停著一口棺材,隔壁的房里堆著稻草和雜物,該日本士兵就在地上正欲(被禁止)那名婦女。他企圖阻止我走進房間,我拽著他的手臂,硬是把他拖到了走廊上。當他看見守候在大門口的這群中國人和我的汽車時,便奪路而逃,消失在鄰家住宅的廢墟里。此時這名婦女也離開了,我繼續開車前往教堂。(拉貝)218)1月31日,據麥卡勒姆先生說,他在日本憲兵隊看到了19架鋼琴。中華女校(基督教女子中學)失竊的3架鋼琴,在這里發現了2架。還有2架是從城南中華路的基督會教堂竊得的。他還發現了一架自家的鋼琴,另外一件樂器也由于他的詳細描述而物歸原主。(麥卡勒姆)/注:前不久麥卡勒姆先生被一名日本兵刺傷頸部,現已痊愈。 


--------------- 二月上旬日記(2) --------------- 

219)據約翰·馬吉先生說,城南有一戶人家,共計13口人。1月13日、14日兩天,日本兵將這家的11人殺死,婦女都被奸污后殺死。只有2個孩子保全性命,這2個孩子講述了這一悲劇。(馬吉)食品供應情況1月30日:日本人又交給了自治委員會1000袋米,這樣,自12月13日至今總共是4200袋。 

1月31日:庫存用于賑濟窮人的糧食儲備已經告罄。后續物資已無希望。據全國基督教總會的廣播報道,食品在上海已經裝船完畢準備發運,但遭到了日軍的阻攔。 

斯邁思來自金陵大學的報告(自中文譯出)日期:1月30日姓名:歐戴氏性別:女年齡:不詳看到自治委員會的告示后,我就想和2個女兒回門西飲馬巷的家中。在途中我們被3名日本兵攔住,他們搶走了我身上僅有的3元2角錢。于是我們又返回了難民收容所。 

日期:1月31日姓名:葉金木(音譯)性別:男年齡:不詳據此人說,他在石婆婆巷和丹風街交界處的街上發現了一大灘血。經打聽后得知,昨天有3個人在回家的途中被日本兵殺害。我請求調查此事。 

日期:1月28日姓名:丁李氏性別:女年齡:不詳回到西華巷家中以后,我碰見幾名日本兵,他們正逼迫我70歲的祖母為他們找姑娘。這促使我趕緊返回到難民收容所。 

日期:1月28日姓名:蘇茂盛(音譯)性別:男年齡:不詳在回升州路171號家中的路上,我遭到數名日本兵的搶劫。他們搶走了我42元錢,只讓我留下了3角錢。我家被燒了。 

日期:1月29日姓名:蘇盧氏性別:女年齡:64歲我們回到國府路247號的家中??勺蛱煸缟?個日本兵闖進我家,把我們一家人關在一間屋里。他們把整所房子翻了個遍,搶走了我們所有的東西,就連我身上僅有的1元4角錢也不放過。請讓我們回難民收容所住吧。 

日期:1月28日~31日姓名:李王氏性別:女年齡:28歲前幾天接連有幾名日本兵闖進后宰門321號我的家中。我的房東劉文龍的太太被日本兵打傷,因為她拒絕為他們找姑娘。我情急之中逃走,躲在一個防空洞里。請你們讓我回難民收容所住吧。 

日期:1月29日姓名:周必清(音譯)性別:男年齡:不詳1月29日,他親眼看見,日本兵借口說要用米面換(又鳥)鴨,把一些婦女和姑娘騙到老米倉,然后(被禁止)了她們。 

日期:1月31日姓名:馬清仁(音譯)性別:男年齡:不詳聽到自治委員會的公告后,我于1月31日攜全家回到家中,但是日本兵天天闖進我家,要錢要姑娘,我們只得再次出走。 

日期:2月1日姓名:顧吳氏性別:女年齡:不詳我住在安品街旁的千章巷13號。昨天晚上我回家拿米,剛到家就被日本兵(被禁止)。 

他們還搶了我的東西,我就趕緊回到了難民收容所。 

日期:1月30日姓名:姚性別:男年齡:不詳姚是水西門一家商店的店主。他今天回到自己的店中,碰到一個日本兵向他勒索錢財。姚很有錢。不久這個士兵又來了,他向鄰居打聽姚的行蹤,此時姚早已回到難民收容所。 

2月1日今天早上8時,新街口(波茨坦廣場)附近有不止4所房子著了火。 

菲奇昨天到達上海。據廣播報道,他說“南京的局勢正在好轉”。這種局勢的小小改善只是偶爾能夠感覺到,可惜總是長不了??扇绻f局勢好轉得能讓人流出“高興的淚花”,那是毫無根據的。菲奇的語氣之所以如此的“軟”,恐怕是為了能夠讓他回南京吧。據今天下午1點的廣播說,布勞恩先生想搭乘一艘從上海開往蕪湖的日本輪船??礃幼?,他果真獲準往這個方向來,而且目的地還是附近正在進行激烈戰斗的蕪湖。 

2月2日據韓的一項統計顯示,在我處避難的135戶(共計600多人)中有21戶已無家可歸,因為他們的房子被燒毀了。一些難民昨天哭著回了家。人們根本不相信日軍,這也理所當然。前面兩個難民收容所(共計25個)的報告就是明證,這里根本無安全可言。 

昨天本間將軍受東京方面的特別全權委托抵達南京,負責重建這里的秩序。他將在此逗留兩天,可他是否能在這兩天內達到預期的目的很值得懷疑。羅森博士拿著我1月30日的信和本間談了難民的困境,但得出的印象是,從他那里也別指望得到什么好消息。 

今天中午,我和羅森博士以及日高(駐上海參贊)在羅森的住宅進行了午餐會談。 

從下面的報告中可以明顯看出,在過去的3天當中共有88起日軍士兵的暴行登記在案。 

這甚至超過了去年12月份我們經歷的最糟糕的時期。當我把這份報告遞交到日高手中的時候,他對這些“日本流氓”的行為表示遺憾。據說,前一批野蠻的部隊已在1月28日調走,他們在離開南京之前又干了一些壞事。但對此他辯解道,此類事件在部隊換防的時候會偶爾發生。這類借口我以前也聽說過。遺憾的是我們有證據表明,最近報告的一系列(被禁止)事件和其他事件是新部隊所為。在問及難民是否要在2月4日強行遣散出難民收容所時,日高答道:據他所知,根本不存在強迫問題。那些在2月4日之前離開安全區的難民在重新安置的問題上將得到一些方便,也就是說,將向那些房屋被焚的難民提供其他住房。據日高的說法,已經有8萬名難民報名回原住處。 


--------------- 二月上旬日記(3) --------------- 

我們提請日高注意,我們多次請求難民回到原住處,特別是因為我們很愿意馬上解散安全區,但是難民是否愿意返回完全取決于安全區外各城區的治安狀況。日高請求我們不要將日本方面無意強行撤銷安全區的消息告訴中國人,以免使撤銷工作陷于停頓。我答應他不公布這個消息。 

特勞特曼博士從漢口傳來消息,中國的行政院院長孔祥熙讓他向我轉達其對我們在此所做的工作的感謝。我正式向委員會作了傳達。 

摘錄自1938年1月29日致南京安全區國際委員會的一封信(自中文譯出):我們不久前接到自治委員會的一項要求,讓我們把姓名登記在一份特別名單上,以此表達我們愿意回原住處的愿望。我們有些人服從了這項要求,回到家中,指望著能平平安安過日子??墒屡c愿違,這些難民在國家的路上即遭遇日本兵,他們三五成群地追趕著女孩子,弄得大街小巷很不太平。夜里日本兵闖入民宅,不是搶劫就是(被禁止)婦女。一旦遇到反抗,或有什么事讓他們不稱心,他們便拔出刺刀將住戶殺害或致其重傷。不久前天明浴室剛剛遭劫,一名勤雜工被打死。盡管下著雪,一名難民在街上還是被搶走了衣服。 

現在我們得到通知,安全區內所有難民收容所必須在2月2日前騰空。鑒于此種野蠻和慘無人道的行為,試問我們能回家嗎? 

本著對貴委員會救援工作的信任,我們請求你們向日本軍事當局提出申請,讓其重整軍紀,使我們能平安地國家。 

難民區的難民(簽名)事態報告南京,1938年2月1日1月28日發出通告,所有難民必須返回自己的住所,此時發生了下列事件,而且絕大部分是發生在已經設法回家的人身上。 

220)1月30日下午5時,一日本士兵闖入大學附中要女人,一位工人求他放棄這種想法。他走了,但從相鄰的一所房子里拖出一個婦女,正好被憲兵撞著。憲兵要抓他,但直到叫來第二個憲兵幫忙才把他抓住押走。(貝茨)221)1月31日上午11時,一位24歲的姑娘從西門子難民收容所回家(廣州路46號),為她的叔叔準備午飯。一日本士兵尾隨其后,手持刺刀威脅她,如果她不想找死,就把身子給他。(拉貝)222)1月30日,要求難民離開難民收容所的通告發布后,被安置在蠶廠的一家人返回了位于二條巷30—35號的住所。當天晚上,3個日本士兵搗毀后院籬笆闖了進去,他們圍著房子繞了一圈,敲打前門。因為沒有讓他們進屋,他們就砸開大門,扭亮電燈,命令居民起床,他們謊稱是“稽查隊”。其中一人持刀,一人攜槍,一人徒手。他們花言巧語向住戶解釋說,不用害怕,他們不會動其一根毫毛,并命令男人們繼續睡覺。然后,他們搜查屋子,掠奪錢財。身帶佩刀的日本兵奸污了年僅12歲的少女,其余2人(被禁止)了一個老婦。直至半夜,他們才離開這所房子。這家人于1月31日重新返回了安全區。(里格斯)223)2月1日早晨6時30分,一群婦女聚集在大學門前,向即將回國的貝茨博士先生懇求,不要讓她們回家。一位原被安置在大學的婦女因害怕難民收容所關閉后家中的床上用品會丟失,就與兩個女兒于昨天返回西華門家中。晚上,日本兵闖進她家,要對其女施暴。兩個姑娘極力反抗,即被日本兵用刺刀刺死。婦女們說:“與其我們回家被人殺死,還不如留在這里,等到2月4日日本人來驅趕我們,被他們殺死在難民收容所好了?!?貝茨)224)1月30日下午5時,幾百名婦女聚集在一起,請求索恩先生想辦法,不要強迫她們在2月4日返回原來的住處。她們說:“如果我們回家后反遭搶劫,受到凌辱,甚至無辜被害,那么回家干什么?你們至今一直在保護我們,但是不能半途而廢,幫人幫到底!”一位62歲的老嫗回到漢西門家中后,當晚就有日本兵闖入要(被禁止)她。 

她說她年紀太大了,日本兵就用棍棒戳她。幸運的是她死里逃生,重新回到了難民收容所。(索恩)225)1月29日,一位女2女回到黃泥巷30號家中,她家再次遭到搶劫,日本兵用刺刀威脅她,要她設法弄到女人。 

226)1月30日11時,兩位小姑娘回到竹絲巷的家中,被兩個日本兵奸污了。 

227)2月1日下午2時30分,一個孩子跑進我們的屋子,告訴我和福斯特先生,日本兵闖進了他們的家,并對婦女進行騷擾。我們跑向這所位于華僑大廈附近的房子,有人把我們帶到臥室,看到門鎖著。我們敲門,無人開門,于是我們破門而入,發現屋內有兩個日本兵,一個坐在床上,另一個躺在床上,邊上躺著一位姑娘。一個日本兵立刻跳起來,抓起皮帶和手槍,穿過墻洞撒腿就跑。另一個喝得酩酊大醉,不能很快逃脫,我們不得不幫他穿上褲子。因為他的皮帶丟了,他只得用兩只手拎著褲子。我們幫他通過墻洞,到了外面街上他還想和我們握手,以示感謝。福斯特先生先走一步,他去叫憲兵來,而我陪這個日本士兵走了一程,在上海路和中山路的交叉口,我們把這個醉鬼交給兩名日本哨兵。遺憾的是,我們聽說,在我們到達之前,這位姑娘已被(被禁止)了。(馬吉)228)1月29日,一位42歲的婦女返回位于通濟門的家,她一到家就被一日本士兵抓住。他把她拖進一所空房子里(被禁止)了。于是,她現在又住回到蠶廠來。 

229)1月31日,一位30歲的婦女回到中華門里家中,她說,一日本士兵闖進她家要女人。 


--------------- 二月上旬日記(4) --------------- 

230)1月29日,一位22歲的婦女(其丈夫被日本人用刺刀刺傷,于前天去世)回到三牌樓2號的家中后,3次遭日本士兵(被禁止)。 

231)1月30日,一位45歲的婦女回到南門附近的家中后,有4個日本士兵闖入她家中,把她家洗劫一空,向她要女人。因她無法為他們弄到女人,就慘遭毒打,她的登記證也被搶走了。 

232)陳王氏,28歲,于1月29日返回原來住處,半路上,她和另一個婦女被3名日本士兵攔住,他們要她倆跟他們走。盡管她們下跪求饒,但仍被拖進一家商店,陳王氏被他們(被禁止)了3次。 

233)1月28日,張楊氏,37歲,回到家中后,兩次遭日本士兵(被禁止)。 

234)1月31日,倪馮氏,一位17歲的年輕女子,回家后正在井邊淘米,一日本士兵向她襲來,打翻米簍,把她拖到桑田,肆意(被禁止)。 

235)1月30日,姚彩珍(音譯),一位16歲的少女,與她母親一起前往鼓樓醫院探視病人。在鼓樓附近,兩個日本士兵把她摔倒在地,在光天化日之下(被禁止)了她。 

236)1月30日,徐秦氏,一位36歲的婦女,正同丈夫以及幾個鄰居一道回家,走到長白街太平巷時,她被兩個日本士兵拖進屋子,遭到(被禁止)。 

237)1月30日,江劉氏,一位27歲的少婦,與其公公回到自己的家。1月31日22時,兩個日本士兵闖進她家,幸好她已躲藏起來,未被發現。 

238)1月28日,魏陳氏,一位45歲的婦女,與一位女鄰居一起回家,被一日本士兵抓住。他要把她拖走,另一位具有同情心的士兵救了她,而她的女鄰居卻被(被禁止)了。 

239)1月28日,高思偉(音譯),一名24歲的青年男子,為日軍特務機關干了幾天活,一日本士兵盜走了他5元錢和登記證。 

240)周陳氏,36歲,于1月30日返回位于通濟門附近的住所,遭到兩個日本士兵的(被禁止)。 

241)秦王氏,一位22歲的少婦,于1月23日被日本士兵從安全區的難民收容所中拉了出去,至今未歸。 

242)白吳氏,27歲,1月28日回家后遭到兩個日本士兵的(被禁止)。 

243)1月28日,劉尹氏,42歲,回到門東附近的家中,午夜時分,一些日本士兵闖入她家要女人。 

244)1月29日,秦馬氏,35歲,回到北門橋的家中后遭到(被禁止)。 

245)1月28日,張衛氏,一位20歲的年輕女子,回家后遭到兩個日本士兵的(被禁止)。 

246)1月28日,徐朱氏,32歲,回家后遭到一個日本士兵(被禁止),她丈夫的衣服被盜走。 

247)秦方氏,36歲,家住通濟門附近,在回家途中遭到兩個日本士兵的(被禁止),其房屋被焚燒。 

248)1月29日,姚王氏,34歲,在回家途中被兩個日本士兵(被禁止)。 

249)1月29日,13歲的姑娘蔡家英(音譯)與其母親回到馬臺街家中,被兩個日本士兵(被禁止)了。 

250)1月30日,朱張氏,40歲,回到新巷橋附近的家中,被兩個日本士兵(被禁止)。 

251)1月29日,吳殷氏,19歲,剛分娩4天就遭一日本士兵(被禁止)。 

252)朱姚氏,46歲,1月29日在回家途中被日本士兵阻攔,他們向她要女人。 

253)王張氏,43歲,1月25日回到新橋家中遭日本士兵(被禁止),丈夫被他們用刺刀刺死。 

254)1月31日夜里,2個日本士兵闖入天妃巷一人力車夫家中,要他為他們找姑娘。他陪他們到螺絲街,告訴他們說找不到姑娘,他們就把他痛打一頓。(米爾斯)255)46歲的婦女潘樂澤(音譯)從蠶廠的難民收容所回到國府路西側的家中后,日本士兵蜂擁而來找姑娘,因此她又回到了難民收容所。 

256)1月30日,一姑娘在返回位于國府路住處的路上,遭到2個日本士兵的襲擊。 

他們把她拖進一間空屋(被禁止),因此她又回到難民收容所。 

257)1月30日,一位44歲的婦女在返回大中橋住處的途中,遭到日本士兵的襲擊。 

他們把她拖進一間空屋(被禁止),她不得不又回到了蠶廠難民收容所。 

258)1月30日,一男子回到申家巷家中,日本士兵前來找他要年輕姑娘,因此他又回到了安全區。 

259)1月29日,許陳氏,42歲,回到她熱河路的住處后,被2個日本士兵(被禁止)。 

260)1月30日,歐戴氏讀了自治委員會的通告后,想帶著2個女兒回到門西飲馬巷的家中。途中被3個日本士兵阻攔,他們搶走了她身上的所有現金,共3.20元,她只得返回難民收容所。 

261)1月28日,丁李氏回到西華巷的住處。在家中,她看到日本士兵正逼迫她70歲的老母為他們找姑娘,于是她趕緊返回難民收容所。 

262)1月28日,蘇茂盛(音譯)先生在返回升州路171號住所的途中被日本士兵搶走了42元錢,他們只給他留下3角錢。他的房子被燒毀。 

263)1月28日早上,6個日本士兵闖進國府路64歲的蘇盧氏家中,強迫一家6口人擠進一個屋子。他們翻箱倒柜,洗劫一空,連最后的一點小錢1.40元也都被他們搶走。因此,蘇老太請求返回難民收容所。 

264)2月1日晚上11時,3個日本士兵越過金陵神學院的院墻,從一草棚里拖出一個姑娘,姑娘逃脫了并大聲呼救。難民收容所里的難民被驚醒,慌忙跑出草棚,大聲喊叫,迫使日本士兵翻墻而逃。(索恩)265)1月31日,李王氏報告說,幾天以來(即1月28日以來),日本士兵再三騷擾位于后宰門321號的她的住所。房東劉文龍(音譯)的太太拒絕為他們找姑娘,他們就把她打傷。李太太急忙躲進防空洞才免遭殘害,她請求允許她留在難民收容所。 

 

--------------- 二月上旬日記(5) --------------- 

266)1月29日,這一天,日本士兵以米、面換(又鳥)鴨為借口引誘一些婦女和姑娘到老米倉,把她們(被禁止)了。周必清(音譯)親眼目睹了這一切。 

267)1月31日,馬清仁(音譯)報告說:我見到自治委員會的通告后,偕同全家回到原來的住處,但不得已又要離家而去,因為日本士兵每天都來騷擾,要錢、要女人。 

268)1月31日晚上,顧吳氏回到安品街千章巷13號家中取糧食,她一到家就遭日本士兵(被禁止)、搶劫。她立即返回難民收容所。 

269)1月30日,水西門一家宜興商店老板姚先生回到店里,遇見一個日本士兵,他強迫姚交出錢來。姚生活寬裕,這個士兵就多次上門要錢,并向鄰居打聽姚的去向,可是姚已經回到了難民收容所。 

270)楊中林(音譯)的兄弟楊中惠(音譯)和母親楊何氏在雨花路80號經營一家茶館。1月29日他們被日本士兵殺害了。楊中林聞訊回家查看情況,半路上,在中華門遇到日本士兵,他們搶走了他的全部錢財。 

271)1月29日,劉洪泰(音譯)回到小王府園35號家中整理他微薄的家產,3個日本士兵闖入他家要女人。他回答說,家里沒有女人。他們就搶走了他僅剩的2.40元錢。 

聯系我們 | 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