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 | 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

搜索表單

久久精品99久久香蕉国产|国产午夜免费视频秋霞电影院|国产精品国产三级区别第一集|2021在线精品自拍

1938年1月中旬日記  


--------------- 一月中旬日記(1) --------------- 

1月11日上午9時在寧海路舉行難民收容所全體所長會議。有20多人出席。菲奇和我發表了講話,表揚了全體管理者,我們自己也受到了贊揚。因為會議要開幾個小時,要討論下一步的工作、衛生設施的改善、自治委員會的接管和其他許多問題,我退了場去造訪英國大使館,在那兒我遇到普里多—布龍先生、陸軍上校洛維特·弗雷澤、羅森博士、阿利森先生和許爾特爾先生。根據詢問,這3個大使館的全體先生都表示愿意接受我們就日本士兵的罪行每天作的報告,并向日本大使館或向他們自己的政府遞交這些報告。這對于我們委員會來說是大大地減輕了負擔。如果這些大使館不斷地提出抗議,秩序也許很快就會恢復。 

下面是一篇關于王興龍事件的備忘錄。一個通過某些關系為我們工作的前中國軍官,被他的同胞出賣給了日本人,接著日本人逮捕了他。遺憾的是,一所美國大學的一批無辜的職員也遭逮捕。國際委員會由此陷入極大的困境。解救這名軍官是根本不可能的。但是,我們至少要盡最大的努力來挽救其他完全無辜的大學職員的生命。事情變得復雜了,因為人們還發現了埋藏的武器。 

關于王興龍事件的會議備忘錄南京,1937年12月31日14時30分與會者:許傳音博士先生,住房委員吳國京先生,住房委員會第六區主任M.S.貝茨博士先生,金陵大學救濟委員會主席劉易斯S.C.斯邁思博士先生,南京安全區國際委員會秘書1.許博士指出,他不對區主任承擔責任,這些區主任自行雇傭助手。 

2.第六區主任是一位姓吳的先生,他對王興龍并不很了解,但這兩人來自同一個省,并且在王成為住房委員會成員時就相識了。蠶廠前廠長任則青(音譯)由吳的父親雇傭。他不是很能干,因此請這個王興龍幫助他。 

3.王以前是市警察局督察,這點吳是知道的。 

4.前面提到的任嫉妒王,并把事情報告給了日本憲兵隊。任今天還住在蠶廠。 

5.吳稱,埋藏武器的不是這4個人,但王卻告訴日本士兵是這4個男子干的。 

6.貝茨博士說,據在這份中文文件上簽名的男子的陳述,有一個叫林常(音譯)(吳打斷他說是陸常)的人以前到過那里,他因錢的事情同王有分歧,后來跑到日本人那兒去了,昨天又把其妻子從蠶廠接走了。此外,田中先生昨天還向他說過,這個王還在收容所(被禁止)過婦女。但這點被吳否定了。 

7.許博士詢問我們的態度,貝茨博士告訴他,如果王以前是軍人,我們就不能干預,因為這樣的事件涉及軍事事務,再說王是以外來人的身份到我們這兒來的。 

但我們(大學委員會)愿意為那兩個傭人提供擔保,此外,也愿意為牽扯進此事件的其他難民提供擔保。 

8.許博士動身去向日本大使館報告。 

1月11日今天,日本人中斷了我們的大米供應。今天中午,我們為自治委員會進行的運輸大米的工作停止了。下午,我還在辦公室的時候,日本憲兵到寧海路5號我們的總部搜查。據說是尋找一包被一個難民搶走的舊衣服,這包衣服幾天前有人從他那兒拿走了,并且藏在我們總部總干事菲奇的辦公室里。今天下午我們總部所有的房間幾乎都敞開著,只有菲奇的房間例外,這引起了日本人的注意。在他們將要把門撬開之前,克勒格爾來了,他讓人取來了鑰匙并當即把這包衣服交了出來。日本憲兵的態度令人不可思議。假如他們溫和地要求進入,這包衣服也會立即交給他們的,實在用不著為此事包圍整個總部。憲兵按照命令從四面翻越院子圍墻,并且發現了我們存放在院子里的汽油和柴油儲備?,F在我們必須把這些儲備轉移到安全地方以免被他們拿走,因為我擔心被沒收??磥碛腥讼氚焉厦婷枋龅倪@件事情制造成“一起事件”,因為衣服是被一個中國難民搶走的。我還得同大使館取得聯系,以確定我應該對這起憲兵侵犯事件持什么態度。我們可是不知道何時會有第二步,結果如何。 

縱火還在繼續,北面有一所房子在熊熊燃燒。19時,在回家的路上,我的汽車被一個日本崗哨攔住,但當他認出卐字旗和我的黨徽時,我的汽車立即被放行了。 

今天下午,被日本人于12月13日解除武裝的中國警察廳由自治委員會接管。 

1月12日一個月前的今天,南京落人日本人之手。被槍殺的那個中國士兵還沒有被掩埋,被綁在一張竹床上,陳尸于離我的住所約50米的街頭。早上7時,波茨坦廣場(新街口)附近兩所房子燃起了熊熊大火,這是日本人慣常的用來暖手的晨火。我們對此已習以為常了,如果火不在離我們很近的地方點燃,我們就感謝造物主了。 

我造訪了德國、美國和英國大使館,同羅森博士先生、阿利森先生和普里多-布龍先生討論了昨天我們的總部被搜查一事。他們同我在下面這一點上是一致的:在沒有事先通知有關大使館或者在沒有大使館的一個成員的陪同下,日本憲兵是不允許闖入歐洲人的房屋的。在提出要求方面,我比貝茨博士走得還要遠些,他的觀點寫在下面這篇備忘錄里。 

今天下午城南發生了新的縱火案,又有一些中國人被殺害。我們向各個大使館報告了一起特別可怕的事件。在這期間所有大米銷售都停止了!既不允許我們往安全區運米又不允許運煤。日本人在安全區內張貼了告示,要求安全區的難民返回他們的住所。住所被燒毀了或者被洗劫了,這并沒有被考慮到。 


--------------- 一月中旬日記(2) --------------- 

為了同日本人友好相處,我想出了一個計劃。我想解散安全區委員會,成立一個國際救濟委員會,在這個委員會里也應有日本代表。我是否會成功,還要等著看。 

這個建議首先必須同安全區委員會成員和3個大使館的官員們討論。 

對抄家、沒收和恐嚇的態度的建議我提出以下建議供批評和討論:這些建議是根據處理有關中國人的事件的經驗提出的,這些中國人或者同美國人或美國機構存在有直接的雇傭關系,或者服務于在美國轄區的南京安全區國際委員會。 

這方面的基礎是合同、歷史事件和習慣法,習慣法允許外國人雇傭中國人并利用他們的勞動而不允許來自第三方的干預和恐嚇的發生。在上海和其他地方的日本當局,近幾年特別重視維護這些原則以防止對他們自己的職員產生壓力。 

1.我們承認有權力在我們的轄區進行被授權的和有秩序的抄家,尤其是如果在這樣的抄家之前或同時對理由作出令人滿意的解釋。 

2.我們不想保護作惡者免受對其行為結果的懲罰,也不想干預對居民進行合法的軍事或政治的檢查。 

3.我們抗議違法地、沒有理由地或強制性地闖入我們的轄區和房屋。 

4.我們抗議任意干預我們在我們美國的轄區合法地建立機構或企業,也抗議強迫拉走我們的中國助手或者對其進行恐嚇。 

如果上述最后兩個建議在深入的研究之后證明是有理由的,那么在處理可能發生涉及我們的財產和我們的中國人員的事件時,可以把這兩個建議作為積極的建議和要求一并加以考慮。 

簽名:M.S.貝茨1938年1月12日事態報告188)今天早上,兩個按照規定由日本人登記了的中國人(馬和殷)動身前往地處漢西門的馬的住房去探望馬失明的母親。鄰居告訴他們,她被日本兵打死了,他們看到的是她的尸體。在返回安全區的路上,他們被日本士兵攔住。日本士兵搶走他們的衣服,然后用刺刀戳他們,并把他們扔進了一條溝里。但是這兩個中國人只有一人死了,另一個人蘇醒了過來,爬出了溝??吹竭@一情形有同情心的同胞給了他衣服,因此他得以回到蠶廠。朋友們用一張床把他從那兒抬到了我們總部。菲奇先生張羅著把他送進了鼓樓醫院。(受傷者向吳先生報告)注意:這是想重返住所的難民對遇到種種困難的一系列抱怨中的又一個抱怨。 

1月13日委員會其他成員不同意我把安全區委員會改組成南京國際救濟委員會的建議。他們認為我們的安全區委員會事實上得到了日本人的承認,他們擔心一旦我們自動解散老的委員會,人們可能會對我們完全不予理睬。我當然服從多數,因為我們必須無條件地一致,盡管我認為,我的建議是為同日本人在友好的基礎上共處并得到我們大家都希望的結果,即為防止難民餓死和使城市恢復和平與秩序,指出了唯一的出路。 

通過英國海軍的傳遞,我收到了上海西門子洋行的一份注明日期為1月10日的無線電報,讓我處理完這里的商務盡快同韓先生一起去上海。明天我將予以答復,目前不論是外國人還是中國人都不允許離開這座城市??死崭駹栐啻纹髨D從日本人那兒獲得許可去上海,但到目前為止每次都被拒絕了。 

羅森博士和克勒格爾為了看看施梅林在陣亡戰士孤兒院附近的住宅和??颂夭┦吭趯O中山陵園地區的住宅,去了城外。兩處住宅在12月28日雖然遭到搶劫,但還算完好??山裉毂蛔C實,兩棟建筑在此期間被燒毀了。在返回的路上,上述兩位先生(乘坐羅森博士的大使館公用車)被由福田陪同下的日本軍官攔住。羅森博士和日本人之間開始了一場熱烈的談話。日本人想知道他為什么在城外逗留,就是說他為什么不服從日本軍方的命令。(您為什么不服從日本軍方的規定?)羅森博士回答說,他從沒有許諾過服從日本軍方的命令,作為一名外交官,他要求能夠從事自己的事務,尤其是因為他準備查實在南京的德國人財產被日本人毀壞到了何等地步。日本人要求羅森博士寫一份與此相應的書面聲明。羅森博士返回后把這起事件電告了上海,我急切地等待著結果。有機會斯邁思博士也要就昨天警察對我們寧海路總部的襲擊事件向上海報告。 

英國海軍電報,上海拍發:上海,1938年1月10日接收:南京,1938年1月13日菲舍爾·菲利普斯德國駐南京大使館轉拉貝西門子洋行南京辦事處結束商務事宜,同韓速來上海。 

拍發:南京,1938年1月13日給上海德國總領事館的回電:拉貝致西門子洋行(中國)對于您1月10日的來電回復如下:目前不論是外國人還是中國人均不允許離開南京。 

羅森南京安全區國際委員會南京寧海路5號1938年1月13日致自治委員會南京鼓樓新村1號因為我們停止了用救濟基金儲備向前南京城市管理部門為維護秩序而派給我們的警察提供大米,我們在此把有關人員的名單寄給貴方。該名單和我們原先得到的檔案名單一致。這份名單包括了奉命履行這一任務的全部警察的姓名。 

我們希望,貴方可以在貴方新的管理部門使用這些警察。 

衷心地祝貴方為南京居民的幸福作出的努力取得良好的成就。 

您忠實的簽名:劉易斯S.C.斯邁思秘書1月13日,下午4時國際紅十字會在鼓樓醫院舉行的會議上作出規定,對于送到醫院來的病人以及由紅十字會介紹來的病人是否應給予免費治療,將由麥卡勒姆決定。前一段時間,約翰·馬吉先生送來的免費病人大多,其中有一名婦女,送到醫院的時候人們說她身無分文,但是在換床單的時候卻在她的床上發現了300元錢。在我的提議下,1月份紅十字會提供鼓樓醫院5000元款額用于免費治療病人。而上個月我們從國際紅十字會的款項中付給鼓樓醫院的錢約為9000元。 


--------------- 一月中旬日記(9) --------------- 

南京的幻想破滅了。令人多少感到有點安慰的是,這次的破壞程度不如太平軍進城的那一次。 

簽名:沙爾芬貝格德國駐南京大使館行政主管德國駐南京大使館秘書羅森博士的報告副本:南京,1938年1月15日南京局勢及日本暴行我們搭乘英國“蟋蟀”號炮艇,經過兩天的航行,順利地重新抵達我們的工作地點。隨后,德國大使館南京辦事機構于本月9日恢復中斷了一個月之久的使館公務。 

我在前面的報告中(1937年12月24日)曾經估計,日本人之所以拖延我們返回南京的日期,是因為怕放進城的官方人員會親眼目擊他們所犯下的殘酷暴行,我的這個估計現在得到了證實。德國和美國的消息靈通人士提供情報說,外國代表打算返回南京的消息公布之后,城里便開始了緊張的清理工作,忙碌著要把在大屠殺中被無辜殺害的平民百姓、婦女兒童的尸體清理干凈,這些尸體中的一部分橫七豎八暴露于街頭。 

在日本人數周之久的暴行虐施下,在他們大規模的劫掠下,南京城的商業區,即太平路周圍的地區和所謂的波茨坦廣場以南的整個地區變成一片瓦礫,廢墟中只能零零星星地看見很少幾棟房子的外墻沒有遭到大的損壞。日本軍隊占領南京已經一個多月了,但是縱火事件至今仍然不斷發生,拖走和(被禁止)婦女和姑娘的行為仍在繼續。日軍在這方面的行徑等于在南京為自己豎立了一根恥辱柱。僅在所謂的安全區一個地區,德國人、美國人及其中國雇員就有不容反駁的鐵證,能夠證明數百上千起野蠻(被禁止)事件。在拉貝的委員會(見前面的報告)的保護下,這個安全區基本上未遭到毀滅性的破壞。這個委員會寫給日本當局的大量信件包括了一系列令人震驚的材料。一旦時間允許,我將補發與本報告有關的材料的副件。在這里我想特別說明的是,外國人,這其中首先是拉貝、克勒格爾(兩人均是國社黨黨員)和施佩林等幾位先生都曾當場抓獲過正在凌辱婦女的日本軍人,并冒著生命危險挺身而出趕走他們,解救受害者。在中國家庭里,如果有受害人的家屬敢于反抗這些惡匪,在很多起事件里,他們不是被打死就是被打傷。日本士兵甚至在德國大使館辦公樓舉槍瞄準雜工趙,威脅他交出待在這里的婦女。趙以前在大連生活過,會講幾句日語,他向日本人解釋說,這是德國大使館,里面沒有女人。在已經說明這是德國大使館后,他們仍然繼續威脅。許多日本士兵甚至闖進大使先生的住房,要求把那里的婦女交給他們。每天不斷有婦女被送進美國教會醫院,直至昨天還是這種情況。她們遭受成群結隊的日本士兵的(被禁止),事后還要遭到刀刺或其他方式的傷害,這些婦女的身心健康受到嚴重損傷。一位婦女的頸部被劈開一半,這位不幸的婦女竟然還活著,就連威爾遜大夫也感到吃驚。一位孕婦腹部被刺中數刀,腹中的嬰兒被刺死。 

送進醫院的還有許多遭到奸污的幼女,她們當中有一個小姑娘先后被(被禁止)約20次。 

本月12日,我的英國同行、領事普里多-布龍,英國武官陸軍上校洛維特·弗雷澤和英國空軍武官溫·康曼德·沃爾澤中校前去察看英美煙草公司帕森斯先生的住宅,發現一位中國婦女的尸體,一根高爾夫球棒從下部直接插進這位婦女的軀體。每天夜晚都有日本士兵闖進金陵女子文理學院內的難民收容所,他們不是拖走婦女,就是當著他人的面,甚至包括當著家屬的面,發泄他們罪惡的獸欲。有多起這樣的事件得到了證實:同案的日本士兵不讓受害者的丈夫或父親離開,強迫他們親眼目睹自己家庭的名譽受到凌辱。馬吉牧師試圖在一德國顧問處保護中國基督教徒,他證實說,多數情況下有軍官共同參與。數周以來,日軍官兵濫施淫威。針對單獨的犯罪活動或部隊集體參與的犯罪活動,日本軍隊的上級機關是否采取了以及采取了什么樣的懲罰和預防措施尚不得而知,因為日本人想把此事沉默了之。他們不愿認識到,堅決杜絕有損于自己事業的事情總比想方設法掩蓋一切事實真相要好。任何不再戰斗的士兵,或被低級軍官以終審的方式隨意判定是這種士兵的人,都必須被立即處死(有成千上萬之多),這種做法在日軍看來是一種榮耀。這一點在南京已經成了理所當然的了!就在1月9日的上午,在我們重新到達前數小時,克勒格爾和哈茨先生(奧地利人)在距大使館很近的地方目睹了武士道精神的一次實際應用:英國庚子賠款委員會和所謂的巴伐利亞廣場之間,使館街的左側,有一個尚未全部封凍的小水潭,一個身著平民服裝的中國人站在水潭齊臀深的地方,潭邊趴著兩個日本兵,他們正在舉槍瞄準,根據站在身后的軍官的命令,他們開槍射擊,將這人槍殺。尸體至今還漂在水中。南京市內和周圍地區的許多池塘和小水潭均已經被尸體污染。 

需要指出的是,窮苦百姓仍然靠這種池塘的水過日子。盡管我們每天都同日本人交涉,但市自來水公司至今仍未向我們樓內供水,我們一直還在靠深井泵抽地下水。 

日本軍隊的軍紀和秩序崩潰了,在這種情況下,德國國旗不受尊重就不足為奇了。我在一份寫給大使先生的特別報告中曾具體說明過,許多德國房屋被蓄意燒毀,有些樓房被洗劫一空,幾乎所有的房屋都不同程度地遭到了劫掠。有一個很明顯的現象,這些強盜在元首和陸軍元帥興登堡的畫像前甚至都不駐足,這一行動也許是出于日本人對其天皇的崇拜。我從一開始就明確地向日本人指出,我們要求全額賠償所有損失,因為這些損失不是因為軍事行動必然會造成的,而是在日本人占領城市后,而且有些是在占領了很長一段時間后才蓄意造成的。關于日本人選用的“安慰金”這個字眼,我只能看成是他們自己覺得聽上去比較入耳的概念,我不承認這是對同意哪怕是部分賠償的表態。 

 

--------------- 一月中旬日記(10) --------------- 

這份報告所展示的陰暗畫面之所以會使身居南京的外國人感到震驚,是因為他們當中沒有一個人以前會相信日本人竟然會犯下如此令人發指的罪行。人們原先只做好準備防范大規模逃跑的中國士兵的暴行,尤其是四川軍,人們從未想過去防范日本人的暴行。相反,人們還指望,隨著日本人的到來,和平和繁榮也會隨之恢復。 

因此,對那些憑著正直的良心指證日本人殘酷罪行的先生們,怎么能指責他們有忌恨和偏見呢!以上所說的思想變化,我本人也有切身體會,在滿洲觀察局勢期間以及在揚子江上(見前面的報告),我始終是本著德國的利益來看待日本軍隊和他們的道德士氣狀態。我們大家肯定都希望在這里所看到的是一個有紳士風度的日本。英國人主要關注的是市郊下關港,據英國人對我說,在下關掌管軍機大權的是日本海軍,那里情況總的講要好得多,百姓對他們有某種程度的信任。日本軍隊本來是可以得到這種信任的,但是他們因為自己的不當徹底喪失了這種信任。這不僅在南京是如此,在整個地區都是這樣。 

鑒于和漢口的郵路還不暢通,我將此篇報告直接呈送給外交部。我將通過安全渠道向駐漢口的大使先生、駐滬總領事館和駐東京大使館送發本報告副本。 

簽名:羅森博士德國駐南京大使館秘書南京,1938年1月17日親愛的拉貝先生:請允許我提醒您,明天(星期二)上午9時召開各難民收容所負責人會議,討論恢復秩序委員會的報告。我希望您能參加大會,至少參加一段時間。 

致最友好的問候您的簽名:菲奇同意。請做好警察抄家的準備。 

簽名:拉貝德國大使館秘書羅森博士先生的報告副本:南京,1938年1月13日南京的德國人財產謹在附件中呈上這里德國人的財產目前狀況一覽表,同時必須說明,待相應的調查結束后,將呈上一份詳細的目錄。遺憾的是日本軍隊的搶劫仍在繼續,例如博迪恩的房子今天再次遭到了搶劫,估計今后的情況還會進一步惡化。 

頤和路15號辦公樓除了上面提到的有兩部公用車被盜外,還有3輛自行車被盜,為此我將要求像賠償從我屋里被盜的自行車一樣進行實物賠償。 

這里之所以說到愉和盜,是因為到處都沒有履行合法征用的法律手續,即是說沒有開具征用單。唯一能夠炫耀收到過一張類似證明文件的南京人就是約翰·拉貝先生,他在一個日本軍官拿走他一輛汽車時收到一張紙條,上面僅有寥寥數字:“感謝你的贈送!日本皇軍,K.佐藤”。 

上述綜合列舉的為南京的德國人遭受的損失,敬請按附上的一覽表通知他們本人。天津、上海、廣州、香港的總領事館和在北平的辦事處將收到本報告的副本及其附件,敬請核實。 

簽名:羅森博士德國大使館秘書,南京1938年1月15日德國人的住宅狀況(譯注:本書中有關德國人的住宅狀況的3種表格,其內容有少量出入,原文如此。)姓名住址住宅狀況D1.羅德高樓門17號洗劫一空;絕大部分家具損壞嚴重,幾乎不能再使用。 

C2.阿爾納德江蘇路55號一些物品被竊,包括汽車的部件,如啟動器、發電機、電瓶。 

B3.瓦菠爾頤和路11號完好無損。 

C4.鮑姆巴赫珞珈路3號輕度遭劫。 

C5.米勒(通用電氣公司)珞珈路12號盜走一些小件物品和自行車。 

DF6.鮑茨高樓門8號遭嚴重搶劫,汽車被偷,傭人失蹤。 

DF7.布盧默四維新村門關閉著。據觀察,似乎受過嚴重搶劫,汽車被偷。 

DF8.博迪恩大樹根94號遭嚴重搶劫,似乎被中國軍隊占領過。一個苦力被日本人打死。如有汽車,已被偷走。 

C9.伯勒爾五臺山46號輕度遭劫。 

DF10.博爾夏特、波勒、邁爾陵園路11號遭嚴重搶劫,博爾夏特的汽車被盜。 

C11.布爾布利斯揚州路21號一些物品被盜。 

C12.布瑟瑯玡路16號一些物品被盜。房子里找不到傭人。 

B13.施勒特爾高樓門20號屋門和院門關閉,房子看上去無損壞。 

E14.??颂剀俎@6號房子全部燒毀。 

B15.楊森普陀路2號完好無損。 

B16.法爾肯豪森西康路21號完好無損。 

B17.菲舍爾漢口路20號完好無損。 

C18.格爾蒂希天竺路23號一些小物品被盜。 

C19.格利姆普夫中山北路446號一些小物品被盜。 

CF20.海因里希寧海路32號一些物品以及汽車被盜。 

E21.黑姆佩爾中山東路178號被搶后燒毀。 

C22.希爾施貝格上海路73號一些物品被盜。 

C23.雅備布山西路81號一些物品被盜。 

D24.尤斯特中央路新村3號劉凹(音譯)遭嚴重搶劫,傭人失蹤。 

B25.克萊因珞珈路13號完好無損。 

D26.孔斯特一阿爾貝斯公司中央路392號搶劫一空,遍地臟物。幾件家具和冰箱未損壞。 

C27.克魯姆馬赫爾金銀街12號一些物品被盜,傭人估計價值為150元。 

D28.蘭道爾(馬丁)上海路7號遭嚴重搶劫(放在皮爾納處的汽車被盜)。 


--------------- 一月中旬日記(11) --------------- 

C29.勞膝施拉格爾牯嶺路34號傭人的一些物品被盜。 

B30.萊布桑夫特頤和路37號完好無損。 

DF31.林德曼中央路沅江新村3號遭嚴重搶劫,汽車被盜。 

32.封·洛霍放在羅森博士處的物品完好無損。 

F33.洛倫茨慈悲社5號房屋尚未察看,汽車被征用。 

CF34.禮和洋行中山北路244號福特雙座汽車和幾件物品被盜。 

B35.穆克大方巷4號中完好無損。 

A36.內維格爾老菜市68號難民居住,房子里無家具,看護人被日本人拉走。 

C37.諾爾特珞珈路6號一些物品被盜。 

C38.皮羅玉泉路6號一些物品被盜。 

C39.皮爾納珞珈路16號傭人們的一些物品被盜。 

B40.拉貝小桃園情況正常(洛倫茨停放該處的汽車被征用)。 

C41.羅森牯嶺路20號飲料等被偷走。 

D42.沙爾芬貝格高樓門33號遭嚴重搶劫。 

E43.謝爾中山東路25號遭搶劫后被燒毀。 

CF44.施羅德寧夏路22號一些物品和汽車被盜。 

B45.舒爾徹—潘丁四條巷10號完好無損。 

B46.施溫寧瑯玡路l號甲房屋看上去完好無損,傭人失蹤。 

DF47.增切克沅江新村15號遭嚴重搶劫,汽車被盜。 

B48.施佩曼薛家巷13號完好無損。 

CF49.施彭勒靈隱路15號飲料被盜,小馬從車庫里被牽走。 

BF50.施塔克北平路62號房屋情況正常,汽車被盜。 

D51.施秦因布雷歇爾永慶巷6號遭嚴重搶劫。 

52.施泰內斯瑯玡路l7號一些物品被盜,屋內住有難民,家具鎖在一個房間內。 

D53.施特雷齊—烏斯上海路11號遭嚴重搶劫。 

B54.特勞特曼薩家灣9號完好無損。 

D55.福伊格特—R上海路13號遭嚴重搶劫。 

A56.維爾克永慶村l號最近已無人居住,損失無法確定。 

C57.威廉黃鸝巷38號輕度遭劫,里查德·威廉博士已將信函放在安全處。 

C58.齊姆森瑯玡路11號一些物品被盜。 

D59.齊默爾曼竹林新村1號遭嚴重搶劫(中國人?)。 

CF60.奧托·沃爾夫慈悲社12號汽車和一些物品被盜。 

E61.施梅林苜蓿園33號遭搶劫后被燒光。 

小結1.目前無法確定的:3所房屋;2.完好無損:14所房屋;3.輕度遭劫或一些物品被盜:24所房屋;4.遭嚴重搶劫:15所房屋;5.房屋被燒毀:4所房屋;6.汽車被盜:13輛。 

南京平倉巷1938年1月15日致J.M.阿利森先生美國大使館南京尊敬的阿利森先生:1月8日劉易斯·斯邁思先生發給您一份簡報,標題為《雙塘難民收容所的一天》,它記錄了從1938年1月6日下午至7日早晨這段時間里日本士兵“光顧”或騷擾雙塘的美國長老會布道切創紀錄的次數。我現在想對這種創紀錄的情況作些補充供您參考:1月8日5時10分:2個日本人“光顧”。 

11時25分:2個日本人“光顧”。 

15時25分:2個日本人“光顧”,帶走一個中國人去干活。 

15時50分:中島部隊和懲罰隊的2個日本人“光顧”,撕下我們各個門上的公告。 

1月9日14時:3個日本人“光顧”,從教堂大廳搶走一個中國女子。 

16時:4個日本人“光顧”,他們對全體難民搜身找錢,同時尋找女子,拖走一個已婚女子。搶走一個姓劉的中國人2角錢,拿走一個姓關的人手鐲和安全區袖標。 

1月10日9時:1個日本人“光顧”。 

14時:3個日本人“光顧”。 

15時:1個日本人“光顧”。 

15時10分:2個日本人“光顧”,拖走一個姓陳的已婚女子。 

15時12分:2個日本人“光顧”,拖走一個姓陳的女孩。 

1月11日13時30分:3個日本人“光顧”,施走姓秦和姓范的2個已婚女子。 

16時30分:3個日本人“光顧”,施走一個姓潘的女子。 

上述列舉事實表明,日本士兵不顧各國國旗和美國以及日本大使館的公告,依然一再闖入我們的區域和房內。難民們雖然不是一直但遺憾的是依然經常受到這些“光顧”的傷害,這些“光顧”無論如何是一種折磨和嚴重侵擾。 

我非常希望您的幫助會成功,促使日本大使館制止這持續不斷的侵擾。 

您十分忠實的簽名:W.P.米爾斯南京平倉巷3號1938年1月17日9時致約翰·阿利森先生美國大使館南京尊敬的阿利森先生:隨函附上事件匯編一份,供您了解當前局勢。 

有一件特別的事情未在列舉事項中提及,即明天是和日本人簽訂協議“流產” 

一周的日子。按該協議,應該由自治委員會給市民提供大米。 

我們等候著日本大使館對我們如下的要求表明態度:1.盡快按商業原則為分配米和煤采取預防措施;2.發給我們領取國際委員會從上海商業儲蓄銀行購買的米和面粉儲備的通行證;3.準予我們從上海船運600噸補充食品(根據全國基督教總會<NCC>電臺昨天晚上廣播,這些食品已作好裝運準備,醫護人員收到旅行許可證后也可立即動身)。 


--------------- 一月中旬日記(12) --------------- 

我們請求您敦促日本大使館:1.發給醫護人員來南京的許可證;2.準許鼓樓醫院從今天早晨向您供煤的那家煤棧購買50噸軟煤;3.同樣準許本市居住的外國人住戶也從這家煤棧購煤。 

對您的幫助預致誠摯的謝意。 

您十分忠實的簽名:劉易斯S.C.斯邁思事態報告189)1月14日,日本士兵從匯文女子中學外國教師住宅里偷走兩張床及床上用品。 

(貝茨)190)1月

聯系我們 | 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